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工程形象进度 >

工程量有争议时的确定规则

归档日期:07-14       文本归类:工程形象进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作为行业标准,在建设部制定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格式文本中,工程量清单作为合同组成部分的文件之一。实际施工中,工程量清单大多是以发包人和承包人双方工地代表形成的签证体现出来的。

  按照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格式文本中通用条款关于工程量的规定,工程量的确认,是由承包人按专用条款约定的时间,向工程师提交已完工程量的报告。工程师按规定时间内核实完成工程量,并通知承包人派人参加。

  对承包人超出设计图纸范围和因承包人原因造成返工的工程量,工程师不予计量。

  在工程变更设计时,需有双方工地代表签字的书面工程变更单,才能作为计算工程量的依据。

  建设工程造价分为土建和安装两个部分,土建工程量的计算,涉及十四个大的方面。

  建设部在1995年12月曾发布了《全国统一建筑工程预算工程量计算规则》,目的在于统一工业与民用建筑工程量的计算。该规则适用于建筑物、构筑物编制工程预算及工程量清单。

  现在适用的是建设部制定的自2013年7月1日起施行的《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

  合同中综合单价因工程量变更需调整时,除合同另有约定外,按照下列办法确定:

  1.工程量清单漏项或涉及变更引起新的工程量清单项目,其相应综合单价由承包人提出,经发包人确认后作为结算的依据。

  2.由于工程量清单的工程数量有误或者设计变更引起工程量增减,属于合同约定幅度以内的,应执行原有的综合单价;属于合同约定幅度以外的,其增加部分的工程量或减少后剩余部分的工程量的综合单价由承包人提出,经发包人确认后,作为结算依据。

  双方当事人在履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期间,根据合同发生的手写、打印、复印、印刷的各种通知、证明、证书、工程变更单、工程对账单、签证、补充协议、备忘录、函件以及经过确认的会议纪要、电报、电传等书面文件形式作为载体的证据,都可以作为结算工程量并进而作为当事人结算工程款的依据。

  发包人与监理单位之间是委托与被委托的合同关系,是一种平等关系,监理单位与承包人之间是监理与被监理的关系。监理单位应当按照“公正、独立、自主”的原则,开展工程建设监理工作,公平维护项目法人和被监理单位的合法权益。

  建设单位聘用的监理工程师签认的工程量,能否直接作为工程结算依据?就一般情况而言,监理工程师签认的工程量属于书证,具备民事诉讼法意义上的证据效力,但不发生签证效力。如施工过程中,监理工程师具有签认工程量的工作惯例,对签认的结果,各方当事人未提出异议,唯独对一份或者几份签认结果不认可,应当认定此签认行为有法律效力。

  在建设施工合同纠纷中,一方发函推测的工程的形象进度,并不构成民事诉讼证据意义上的自认,也不应作为确定工程施工进度的依据。诉争项目的形象进度,应当以鉴定确定的工程造价,结合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及已支付的工程款数额来综合判断。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工程量的计算是非常专业的专门性、技术性问题。

  自2003年以后,建设部通过制定工程量清单的方式,对工程量的分类及工程量计算规则进行了明确规定。

  为了在司法实践中体现行业规范,《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19条在确定基本以工程量清单作为确定工程量依据的前提下,对于当事人存在争议的工程量情况下,如何计算工程量问题作了进一步规定,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1.对于工程量的种类、范围和计算方法,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有明确约定的,按照合同约定进行计算和确认。

  2.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工程设计变更的,以双方当事人之间达成的补充协议、会议纪要、工程变更单、工程对账单、签证等书面文件形式作为载体的证据,都可以作为结算工程量并进而作为当事人结算工程款的依据。

  3.如果当事人对工程量的多少存有争议,又没有签证等书面文件,在承包人能够证明发包人同意其施工时,其他非书面的试图证明工程量的证据,在经过举证、质证等程序后足以证明该证据所证明的实际工程量事实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的情况下,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作为计算工程量的依据。

本文链接:http://designmyth.com/gongchengxingxiangjindu/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