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攻城战役 >

中华文明] 古代中国攻城守城战之器具战术方法 - 本

归档日期:07-04       文本归类:攻城战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城自出现以来,一直是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口密集,地位显要,是历代战争的必争之地,所以攻守城池的战斗在我国古代是主要战争形式之一。我国古代的城是封闭式的堡垒,不仅有牢固厚实高大的城墙和严密的城门,而且城墙每隔一定距离还修筑墩、台楼等设施,城墙外又设城壕、护城河及各种障碍器材。可以说层层设防,森严壁垒,攻城与守城都是显示智谋和武力的硬战。攻城器械包括:攀登工具,挖掘工具以及破坏城墙和城门的工具。汉朝以来主要的攻城器械有:飞桥、云梯、巢车、井阑、临冲吕公车等。

  (1)飞桥飞桥,是保障攻城部队通过城外护城河的一种器材,又叫“壕桥”。这种飞桥制做简单,用两根长圆木,上面钉上木板,为搬运方便,下面安上两个木轮。《六韬》中记载:“渡沟堑飞桥一门,广一丈五尺,长二尺以上。”如果壕沟较宽,还可将两个飞桥用转轴连接起来,成折叠式飞桥。搬运时将一节折放在后面的桥床上,使用时将前节放下,搭在河沟对岸,就是一座简易壕桥。

  云梯是一种攀登城墙的工具。相传云梯是春秋时的巧匠鲁班发明的,其实早在夏商周时就有了,当时取名叫“钩援”。春秋时;鲁班加以改进。战国时云梯由车轮、梯身、钩三部分组成。梯身可以上下仰俯,靠人力扛抬倚架到城墙壁上;梯顶端有钩,用来钩援城缘;梯身下装有车轮,可以移动。唐代的云梯比战国时期有了很大改进:云梯底架以木为床,下置六轮,梯身以一定角度固定装置于底盘上,并在主梯之外增设了一具可以活动的“副梯”,顶端装有一对辘轳,登城时,云梯可以沿城墙壁自由地上下移动,不再需人抬肩扛。同时,由于主梯采用了固定式装置,简化了架梯程序,缩短了架梯时间,军队在攻城时,只需将主梯停靠城下,然后再在主梯上架副梯,便可以“枕城而上”,从而减少了敌前架梯的危险和艰难。另外,由于云梯在登城前不过早地与城缘接触,还可以避免守军的破坏。到了宋代,云梯的结构又有了更大改进。据《武经总要》所记,宋代云梯的主梯也分为两段,并采用了折叠式结构,中间以转轴连接。这种形制有点像当时通行的折叠式飞桥。同时,副梯也出现了多种形式,使登城接敌行动更加简便迅速。为保障推梯人的安全,宋代云梯吸取了唐末云梯的改进经验,将云梯底部设计为四面有屏蔽的车型,用生牛皮加固外面,人员在棚内推车接近敌城墙时,可有效地抵御敌矢石的伤害。古代攻城用的梯子种类很多,云梯算是巨大笨重、结构较为复杂的一种。三国时,孙权手下大将甘宁,率兵攻打曹操的皖城,攻城的时候,原打算派兵士运土筑土山,竖云梯,架飞桥,接近敌城墙,但大将吕蒙认为此法费时费力,不如乘军队士气正锐,用弓弩石砲强攻,可速战速胜。果然,最后以强攻取胜。攻城在古代有多种方法,但多是以迅速登城为决胜前提,架梯必须果敢、迅速、乘虚入城。所以常用的有各种轻便简单的飞梯。汉代时,汉军攻打郅支城,该城外设一道木城墙,内设土城墙,防守相当严密。攻城兵士先用弓弩仰射,击退城上守兵,用火烧毁木城,持弩弓,操长戟冲入木城,然后迅速接近土城,四面架梯,缘梯登城,很快捣破了内城。这种攻城方式便是强攻,尽量缩短双方对峙时间,一鼓作气,迅速攻破城防,所以必须使用轻便飞梯,飞梯结构简单,重量轻,多是木制竹制。宋代飞梯长二三丈,首端装有双轮,便于蚁附登城。另外还有“避檑木飞梯”、“蹑头飞梯”、“竹飞梯”,形制略有差异,但都轻便实用

  图: 云梯是三国时常用的一种折叠式的车子....它能帮助已方士兵便于攀登...垮越敌方城墙....

  巢车是一种专供观察敌情用的瞭望车,车底部装有轮子,可以推动,车上用坚木竖起两根长柱,柱子顶端设一辘轳轴(滑车),用绳索系一小板屋于辘轳上,板屋高9尺,方4尺,四面开有12个瞭望孔,外面蒙有生牛皮,以防敌人矢石破坏。屋内可容纳两人,通过辘轳车升高数丈,攻城时可观察城内敌兵情况。公元前575年鄢陵之战时,楚共王曾在太宰伯州犁的陪同下,亲自登上巢车察看敌情。23年王莽军围攻昆阳时,造高10余丈的大型巢车,用来观察城内守军动态,称为云车。宋代又出现一种将望楼固定在高竿上的“望楼车”。这种车以坚木为竿,高8丈,顶端置板层,方阔5尺,内容纳一入执白旗瞭望敌人动静,用简单的旗语同下面的将士通报敌情。将旗卷起表示无敌人,开旗则敌人来;旗竿平伸则敌人近,旗竿垂直则敌到;敌人退却将旗竿慢慢举起,敌人已退走又将旗卷起。望楼车,车底有轮可来回推动;竖杆上有脚踏橛,可供哨兵上下攀登;竖杆旁用粗绳索斜拉固定;望楼本身下装转轴,可四面旋转观察。这种望楼车比巢车高大,观察视野开阔。后来随着观察器材的不断改进,置有固定的瞭望塔,观察敌情。

  1.一种高於十米以上的攻城武器,用来攻击城墙上的守军,并保护正在爬越城墙的己方士兵。《三国志·魏志·明帝纪》:“ 曹真遣将军费曜 等拒之”裴松之 注引《魏略》:“ 亮 (诸葛亮)乃更为井阑百尺以射城中。”井阑推测是战国时期的墨子发明的,但后来楚王用井阑去进攻宋国。墨子用火来防御井阑的进攻,井阑行动力很慢,往往很容易被破坏.井阑是移动箭楼,可攻击城墙上敌军的攻城兵器。架上它,任何兵种都可远射。一般搭至3层半高,底下安上滑轮,居高临下移动扫射。特点:范围广,对动态打击力强;弱点:移动慢,没近身作战能力。

  轒讟车也是一种古代攻城战的重要的工具,用以掩蔽攻城人员掘城墙、挖地道时免遭敌人矢石、纵火、木檑伤害。轒讟车是一种攻城作业车,车下有四轮,车上设一屋顶形木架,蒙有生牛皮,外涂泥浆,人员在其掩蔽下作业,也可用它运土填沟等。攻城作业车种类很多,还有一种平顶木牛车,但车顶是平的,石块落下容易破坏车棚,因此南北朝时,改为等边三角形车顶,改名“尖头木驴车”。它是用长1~1.5丈、圆径1.5尺的圆木为脊,用斜柱支撑,下宽上尖,高七八尺,蒙以生牛皮,下安六轮,车厢内没有底,作业人员可在车内着地推车。车内可容6~10人。这种车可以更有效地避免敌人石矢的破坏。为了掩护攻城人员运土和输送器材,宋代出现了一种组合式攻城作业车,叫“头车”。这种车搭挂绪棚,前面还有挡箭用的屏风牌,是将战车、战棚等组合在一起的攻城作业系列车。头车长宽各7尺,高7~8尺,车顶用两层皮笆中间夹一尺多厚的干草掩盖之,以防敌人炮石破坏;车顶中央有一方孔,供车内人员上下,车顶前面有一天窗,窗前设一屏风笆,笆中央开有箭窗,以供观察和射箭之用;车两则悬挂皮笆,外面涂上泥浆,防止敌人纵火焚烧。“绪棚”接在“头车”后面,其形制与头车略同。在绪棚后方敌人矢石所不能及的地方,设一“找车”,用大绳和“绪棚相连,以备绞动“头车”和绪棚”。在头车前面,有时设一屏风牌,上面开有箭窗,挡牌两侧有侧板和掩手,外蒙生牛皮。使用头车攻城时,将屏风牌、头车和绪棚连在一起,推至城脚下,然后去掉屏风牌,使头车和城墙密接,人员在头车掩护下挖掘地道。绪棚在头车和找车之间,用绞车绞动使其往返运土。这种将战车、战棚等组合一体的攻城作业车,是宋代军事工程师的一大创举。(6)临冲吕公车这是古代一种巨型攻城战车,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战车。车高数丈,长数十丈,车内分上下五层,每层有梯子可供上下,车中可载几百名武士,配有机弩毒矢,枪戟刀矛等兵器和破坏城墙设施的器械。进攻时众人将车推到城脚,车顶可与城墙齐,兵士们通过天桥冲到城上与敌人拼杀,车下面用撞木等工具破坏城墙。这种庞然大物似的兵车在战斗中并不常见,它形体笨重,受地形限制,很难发挥威力,但它的突然出现,往往对守城兵士有一种巨大的威慑力,从而乱其阵脚。1621年,明熹宗派朱燮元守备成都,平息四川永宁宣抚使奢崇明的叛乱。当时,叛军将成都团团围住,昼夜攻打,用钩梯爬城,在城外垒土山,设工事,居高临下,用强弩射城上守兵。守军用火炮、火箭反击,双方相持不下。这天城外忽然喊声大起,守军发现远处一个庞然大物似的战车用许多牛拉着,向城边接近,车顶上一人披发仗剑,装神弄鬼,车中数百名武士,张强弩待发,车两翼有云楼,可俯瞰城中。战车驱近时,霎时毒矢俱下,城上守兵惊慌失措。朱燮元见状沉着若定,告诉官兵这就是吕公车。立即命令架设巨型石砲,以千钓石弹轰击车体,又用大砲击牛,牛回身奔跑,日公车顿时乱了阵脚,自顾不暇。这种巨型攻城战车,在先秦时就使用过,那时车体小些。周代军队用的大型战车,每车24人推,用8个车轮,车上竖旗立鼓,载武士数名,装备矛、戟、强弩。车外用坚厚的皮革遮蔽,可用来攻城。763年,泾原兵哗变,唐德宗出奔奉天,朱泚被立为秦帝,率军攻打奉天。他遣人制造了一种长约数十丈,高数丈的大型攻城战车,名叫“云梁”。下设巨轮,上盖濡湿的毡毯的皮革,以防火攻。车内装载兵士数十名。因为车体过于庞大,人力难以驱动,只得凭借风力才能前进。这种车大概是临冲吕公车的前身。

  冲撞车有一个巨大的木桩,桩上会有一个铁头,在遮盖物的内部前后摆动,往城墙或城门撞上去。在撞上城墙之后,木桩会摆动回来并再往城墙继续冲撞。这种撞击力可以破开由厚木板制造的城门或石墙,打开一个可作攻击的缺口。冲撞车的上方会覆盖着湿润的兽皮以防止火焰烧毁。事实上,操作冲撞的器具是非常危险的任务,因为防卫者可以从上方掷下大石、烧开的水、或燃烧的油脂到冲撞车上,以试图予以破坏或杀死操作中的士兵。即使城门或吊桥被撞毁,后面可能还会有几道闸门和门房需要冲锋陷阵。

  投石车是利用杠杆原理抛射石弹的大型人力远射兵器,它的出现,是技术的进步也是战争的需要。中国象棋黑方的炮写作“砲”,就是投石车,火字偏旁的炮,古文中多指的是炮烙。春秋时期已开始使用,隋唐以后成为攻守城的重要兵器。但宋代较隋唐更有进一步的发展,不仅用于攻守城,而且用于野战。古书中的“抛石”、“飞石”指的就是投石车。说道投石车就必须说道霹雳车,霹雳车古代战车的一种。上装机枢,弹发石块。因声如雷震,故名霹雳车。《三国志·魏志·袁绍传》:“太祖(曹操)乃为发石车,击(袁)绍楼,皆破。绍众号曰霹雳车。”亦称“抛车”。指在车上用粗竹将石块抛击出去;作为攻坚的手段。《明史·兵志四》:(弘治十六年)闲住知府范吉献先锋霹雳车。”

  木幔是为爬上搭天车和云梯的士兵抵挡敌方守军攻击射来的火箭而设计出来的一款装备...在古时也泛指装有木板的攻城车

  兵法曰:“守城之道,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故善守者,敌不知所攻,非独为城高池深、卒强粮足而已,必在乎智

  或屡出以疲彼师,或彼求斗而我不出,或彼欲去而惧我袭。若此者,皆古人所以坐而役使敌国之道也。此虽得御攻之计,然又要先审可守之利害。凡守城之道有五败:一曰壮大、寡小、弱众,二曰城大而人少,三曰粮寡而人众,四曰蓄货积于外,五曰豪强不用命。加之外水高而城内低,土脉疏而池隍浅,守具未足,薪水不供,虽有高城,宜弃勿守。亦有五全:一曰城隍修,二曰器械具,三曰人少而粟多,四曰上下相亲,五曰刑严赏重。加之得太山之下,广川之上,高不近旱而水用足,下不近水而沟防省,因天财,就地利,土坚水流,险阻可侍,兼此刑势,守则有余。故兵法曰:“城有不可攻。”又曰:“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皆谓此也。凡守之道,敌来逼城,静默而待,无辄出拒,候其矢石可及,则以术破之。若遇主将自临,度其便利,以强弩丛射,飞石并击,毙之,则军声阻丧,其势必遁。若得敌人称降及和,切勿弛备,当益加守御,防其诈我。若敌攻已久,不拔而去,此为疲师,可蹑而袭之,必破,此又寄之明哲,见利而行,不可羁以常检也。古法曰:三里之城,万家守之,足矣。今若遇敌逼近,人力不暇者,即且约容一军人马,如筑于闲时,须稍宽阔,作四门,二开二闭。门外筑瓮城,城外凿壕,去大城约三十步,上施钓桥。壕之内岸筑羊马城,去大城约十步。凡城上皆有女墙,每十步及马面,皆上设敌棚、敌团、敌楼。瓮城(敌团城角也)有战棚,棚楼之上有曰露屋。城门重门、闸版、凿扇,城之外四面有弩台。自敌棚至城门,常设兵守,以观候敌人。图形于左。右平陆筑城,下阔与上倍,其高又与下倍。假如城高五丈,则下阔二丈五尺,上阔一丈二尺五寸。其城外瓮城,或圆或方,视地形为之,高厚与城等,惟偏开一门,左右各随其便。羊马城,高可一丈以下,八尺以上,亦偏开一门与瓮城门相背,若瓮城门在左,即羊马城门在右也。女墙高可五尺。壕面各随其地为阔狭,大要在面阔底狭,其深及泉,使箭炮难及即住。壕桥直对羊马城门,若城门汲水须在城外,则瓮城、羊马城各更对开一门,以通汲路,惟不得对大城门。若依山带河,地势不便,则大城须为偃月形,开三门而已,余不改平陆之制。瓮城上各设战棚,其制与敌楼同,间数视城之广狭。其山城,则又择前后左右,取去大城近处,随山形别筑一城,令与大城相接,必尽据高地,外亦开堑。两城之中,或设烽台以为远候,贼至,即以兵专守,免先为贼所据,下窥城中虚实。今秦州、州城皆若是也(一说筑城之法,每下阔一丈,上收四尺。凡城,高五丈,底阔五丈,上收二丈,尤坚固矣)。

  每台相拒亦如之。上通阔道。台上架屋,制如敝棚,三面垂以濡毡,以遮垂钟板,

  队将一人,置五色旗各一,鼓一,弓弩、檑木、炮石、火鞴等皆蓄之。常伺寇至,举旗为表号,令台及城上见之,皆举旗相应。寇来自东,即举青旗;南,举赤旗;西,举白旗;北,举黑旗;已来复还,举黄旗。寇来渐近,则望其主将发弩丛射之,其炮檑用如城上法。

  以为候望。每敌楼、战棚上五间置一所,于两傍施木拒马、篦篱笆,隐人于下,

  敌楼,前高七尺,后五尺,每间阔一步,深一丈。其棚上下约容二十人。若城愈阔,则愈深。上施搭头木,中设双柱,下施地伏,仍前出三尺。常法,一间二柱,此用四柱,以备矢石所摧,上密布椽,覆土厚三尺,加石炭泥之,被以濡毡,及椽伏之首并以牛革裹之,以防火箭。敌楼之制与战棚同。

  属于城楼上。桥后去城约三步,主二柱,各长二丈五尺。开上山口,置熟铁转输

  用于战棚上,则以木马倚之在女墙外,以狗脚木挂之。皮竹笆,以生牛皮条编江竹为之,高八尺,阔六尺,施于白露屋两边,以木马倚定,开箭窗,可以射外。木马子,一横木,下置三足,高三尺,长六尺。狗脚木,植二柱于女墙内,相去五尺,准墙为高下,柱上施横木钩挂。

  用于战棚上,则以木马倚之在女墙外,以狗脚木挂之。皮竹笆,以生牛皮条编江竹为之,高八尺,阔六尺,施于白露屋两边,以木马倚定,开箭窗,可以射外。木马子,一横木,下置三足,高三尺,长六尺。狗脚木,植二柱于女墙内,相去五尺,准墙为高下,柱上施横木钩挂。

  叶,两傍施铁环,贯铁索。凡大城门,去门阖五尺,立两颊木,木开池槽,亦用

  防火攻;内枝以柱,防倾折。一说不用闸版,则凿门为数十孔,敌逼城门,则出矛戟,以强弩射之,谓之凿扇。暗门,更于兵出入便处潜凿城为门,外存尺余,勿透,以备出兵袭敌。其制:高七尺,阔六尺,内施排沙柱,上施横木搭头,下施门,门阖。常伺敌间出奇兵以袭击之。仍于城上多积巨石,及虞敌人犯门,即下石击而断之。

  叶,两傍施铁环,贯铁索。凡大城门,去门阖五尺,立两颊木,木开池槽,亦用

  防火攻;内枝以柱,防倾折。一说不用闸版,则凿门为数十孔,敌逼城门,则出矛戟,以强弩射之,谓之凿扇。暗门,更于兵出入便处潜凿城为门,外存尺余,勿透,以备出兵袭敌。其制:高七尺,阔六尺,内施排沙柱,上施横木搭头,下施门,门阖。常伺敌间出奇兵以袭击之。仍于城上多积巨石,及虞敌人犯门,即下石击而断之。

  入火令坚。其坑排如巨字,或解枪为之,覆以刍草,或上种草苗,务令敌人不觉。

  机桥,用一梁仍为转轴,两端施横栝,置沟壕上,贼至,即去栝,人马践之则翻。

  入火令坚。其坑排如巨字,或解枪为之,覆以刍草,或上种草苗,务令敌人不觉。

  机桥,用一梁仍为转轴,两端施横栝,置沟壕上,贼至,即去栝,人马践之则翻。

  铁蒺藜,并以置贼来要路,使人马不得骋,古所谓渠答也。ㄐ蹄,斗四木为方形,径七寸,中横施铁逆须,钉其上,示拦马路之具。木蒺藜,以三角重木为之。凡壕中,遇天旱水浅,则布铁菱角于水中;城外有溪陂可绝者,亦布之。大城外,遍植鹿角木。

  砖檑,如檑形,烧砖为之,长三尺五寸,径六寸。车脚檑,以绳系独轮,以绞车放下,复收。夜叉檑,一名留客住,用湿榆木,长一丈许,径一尺,周四施逆须,出木五寸;两端安轮脚,轮径二尺。以铁索绞车放下,复收,并以击攻城蚁附者。

  百个,皆长五寸,重六两,布钉于拍上,出木三寸。四面施一刃刀,刀入木寸半。

  飞钩,一名铁鸱,脚钩锋长利,四出而曲。贯铁索,以麻绳续之。凡敌人被重甲,头有鍪笠;又畏矢石,不得仰视,候其聚处,则掷钩于稠人中,急牵挽之,每钩可取三两人。

  击之,次下小石勿绝,使木驴内惊惧,人不散出,则使二壮士坐皮屋中,自城上设辘轳,系铁索,缒至水驴上,二人俱出,引绞车钩索挂搭木驴毕,复拽上,即速绞取入城(皮屋以铁卷为质,生牛革裹之,开出入窍,可容二壮士)。撞车上设撞木(制如榨油撞法),以铁叶裹其首,逐便移从,伺飞梯临城,则撞之。

  油囊亦便。唧筒,用长竹,下开窍,以絮裹水杆,自窍唧水。麻搭,以八尺杆系散麻二斤,蘸泥浆,皆以蹙火。

  铁索。凡木驴逼城,即自城上以辘轳绞铁撞下而断之,皮革皆坏,乃下燕尾炬烧

  穿环,锻铁或屈柔忍木为大环,以索系之,则用。撞车及城,则举环穿挂车,一并力挽绳,随以弓弩,两傍射之,其车必翻;射仍勿止,车下人多不被甲,当遁走,急缒健卒掷薪刍以焚之。绞车,立两颊木,横施转轴,施十字绞木,垂两绳,下贯蹈版,乘之上下。绳梯,以巨绳系横桄为软梯。凡登高,则用之。

  若贼开地道迎我,则急以霹雳火球(具守城门)、毒药烟球(具火攻门)熏灼之。

  木牌之制。一法:用全生牛皮穿空,以厚竹编之,尤坚。皆盾之类也。可以巡城

  钩竿,如枪,两傍加曲刃。竿首三尺,裹以铁叶,施铁刺,如鸡距。锉手斧,直柄横刀,刃长四寸,厚四寸五分,阔七寸;柄长三尺五寸。柄施四刃,长四寸。并用于敌楼、战棚蹈空版下,钩刺攻城人及斫攀城人手。叉竿,长二丈,两岐,用叉以叉飞梯及登城。

  五尺七寸),上扇桄二(长一丈,除仰斜,留六尺五寸),下扇桄二(长一丈五

  留六尺五寸),下会桄二(长一丈六尺,除仰斜,留一丈二尺),轴一(长八尺,除仰斜,留五尺,昨眼一,圆三寸,径寸。径一寸一寸),鹿耳四,夹轴两端(长一尺二寸,阔五寸,厚三寸),罨头木二(长八尺,径九寸),楔二十(长一尺八寸,阔五尺,径三寸),梢一(长一丈六尺,大径四寸,小径一寸八分),鸱头一(长二尺五寸,阔八寸,厚五寸),鹅项一(长五尺),极竿一(长二尺四寸,径六寸),铁蝎尾二(长一尺二寸,每条重二斤八两),铁束四(每个重七两,围七寸),狼牙钉八,弦子二(长二丈五尺,十一子用麻三斤),皮窝一(长八寸,阔四寸),扎索九(长五丈,每条用麻二斤八两),拽索四十五(长五丈,每条用麻五斤)。凡一炮,四十人拽,一人定放。放五十步外,石重二斤。守则设于城内四面,以击城外寇。

  二尺七寸),上扇桄二(长一丈,除仰斜,留六尺五寸),下扇桄二(长二丈五

  斜,留六尺五寸),下会桄二(长一丈六尺,除仰斜,留五尺。凿孔二,圆四寸,径一寸),鹿耳四,夹轴端(长一丈二寸,阔五寸,厚三分),罨头木二(长八尺,径七寸),楔二十(长一尺八寸,阔五寸,厚三寸),梢二(长二丈六尺,大径四寸,小径二寸八分),鸱头木一(长二尺五寸,阔八寸,厚三分),鹅项一(长五尺五寸),极竿一(长二丈四尺,径六寸),铁蝎尾二(长一尺二寸,每条重二斤半),铁束四(每个重七两,围七寸),狼牙钉十六,弦子二(长二丈五尺,每条十二子,用麻三斤),皮窝一(长八寸,阔六小,如鞋底样),絷索二十五(长五丈,每条用麻二斤半),拽索五十(长五丈,每条用麻五斤)。凡一炮,百人拽,一人定放。放八十步外,石重二十五斤。亦放火球、火鸡、火枪、撒星石,放及六十步外。二炮守则于团敌马面及瓮城内。

  扇桄,二尺七寸),上扇桄二(长一丈二尺,除仰斜,留八尺),下扇桄二(长

  三尺,除仰斜,留九尺),下会桄二(长一丈九尺,除仰斜,留一丈五尺),轴一(长九尺,除仰斜,留六尺五寸,径一尺二寸),鹿耳四,夹轴(长一尺二寸,阔五寸,厚三分),罨头木二(长九尺,自方一尺,用轴尺方,阔四尺八寸),楔二十(长一尺八寸,阔五寸,厚三寸),梢三(长一丈五尺,大径四寸,小径二寸八分),鸱头一(长四尺,阔八寸,厚四寸),鹅项一(长五尺七寸),极竿二(长二丈五尺,大径四寸,小径二寸八分),铁蝎尾二(长一尺五寸,每条重三斤),铁束四(每个重八两,围七寸),狼牙钉十六,弦子二(长五丈,十二子用麻三斤),皮窝二(长一尺,阔八寸),系索四十五(长五丈,每条用麻二斤半),拽索八十(长五丈,每条麻五斤)。凡一炮,百五十七人拽,一人定放,放五十步外,石重七八十斤。二炮守具设于大城门左右,击攻城人头车。

  扇桄,三尺七寸),上扇桄二(长一丈二尺,除仰斜,留八尺),下扇桄二(长

  丈三尺,除仰斜,留九尺),下会桄二(长一丈九尺,除仰斜,留一丈五尺),轴一(长九尺,除仰斜,留六尺五寸。径一尺二寸),鹿耳四,夹轴两端(长一丈二寸,阔五寸,厚三分),罨头木二(长九尺五寸,自方一尺,用转尺取方四尺八寸),楔二十(长一尺八寸,阔二寸,厚三寸),梢四(长二丈八尺,大径四寸,小径二寸八分),鸱头一(长四尺,阔八寸,小四寸),鹅项一(长五尺七寸),极竿三(长二丈五尺,大径四寸,小径七寸八分),铁蝎尾二(长一尺五寸,每条重三斤),铁束四(每个重八两,围七寸),狼牙钉十六,弦子二(各长二丈八尺,六二子用麻三斤),皮窝一(长一尺二寸,阔一尺),絷索五十(长五十尺,每条用麻二斤半),拽索一百二十五(长五丈,每条用麻五斤)。凡一炮,二百五十人拽,二人定放,放五十步外,石重九十一百斤。

  扌旬),铁仰月二(每个重十两),梢一(长一丈八尺,大径四寸,小径四寸八分),鸱头一(长一尺五寸,阔七寸,厚三寸),铁蝎尾一(长一丈二寸,重一斤半),铁束二(每个重七两,围七寸),狼牙钉八,弦子一(长二丈三尺,十二子用麻一斤八两),皮窝一(长八寸,阔四寸,如鞋底麻皮里八重),拽索四十(长四丈,每条用麻四斤),札索六(长四丈,每条用麻一斤半),凡一炮,五十人拽,一人定放,五十步外,石重三斤半。其柱须埋定,即可发石。守则施于城上战棚左右。手炮,敌近则用之,炮竿一(长八尺),蝎尾一(长四寸),铁环一,皮窝一(方二寸半,系于竿上),用二人放,石重半斤。

  虎蹲,师行即用之,守则皆可设也。又阵中可以打其队兵,中其行伍,则不整矣。

  梢不可放,以其力小故也。其大球等,重及十二斤)。○随炮动用长木十二条(长一丈,径三寸),木杠四条,签头木一十二条,大斧三具,界索滑椽四十条,拐头柱一十八条,皮帘八片,皮索一十条,散子本二百五十条,救火大桶二,铁钩十八个,大木槛二百,界扎索一十条,水洒二个,拒马二,麻搭四具,小水桶二只,唧筒四个,土布袋一十五条,界椽常一十条,锹三具,毡一领,三具,火索一十条。右随炮预备,用以盖覆及防火箭。○火药法晋州硫黄十四两,窝黄七两,焰硝二斤半,麻茹一两,干漆一两,砒黄一两,定粉一两,竹茹一两,黄丹一两,黄蜡半两,清油一分,桐油半两,松脂一十四两,浓油一分。右以晋州硫黄、窝黄、焰硝同捣,罗砒黄、定粉、黄丹同研,干漆捣为末,竹茹、麻茹即微炒为碎末,黄蜡、松脂、清油、桐油、浓油同熬成膏。入前,药末旋旋和匀,以纸五重裹衣,以麻缚定,更别熔松脂傅之。以炮放,复有放毒药、烟球法,具火攻门。○粪炮罐法右先以人清砖槽内盛炼,择静晒干,打碎,用筛罗细,盛在瓮内。每人清一秤用狼毒半斤,草鸟头半斤,巴豆半斤,皂角半斤,砒霜半斤,砒黄半斤,班猫四两,石灰一斤,荏油半斤,入镬内煎沸,入薄瓦罐容一斤半者,以草塞口,炮内放以击攻城人,可以透铁甲中,则成疮溃烂。放毒者仍以乌梅甘草置口中,以辟其毒。

  尺),轴一(长七尺,径一尺),罨头木三(长七尺,径一尺),楔十六(长一尺八寸,阔四寸,厚三寸),梢一(长二丈五尺,大径四寸,小径二寸八分),鸱头木一(长二尺五寸,阔七寸,厚三寸),极竿一(长二丈三尺,大径四寸,小径二寸八分),铁双蝎尾一(长一尺二寸,重二斤),铁束二(每个重七两,围七寸),狼牙钉十八,弦子二(长二十五尺,十二子用麻皮一斤八两),皮窝一(长八寸,阔六寸),絷索六(长五十尺,每条用麻二斤八两),拽索四十(长四丈,每条用麻四斤)。凡一炮,七十人拽,一人定放,放五十步外,石重十二斤。

  鞭箭,用新青竹,长一丈,径寸半,为竿,下施铁索,梢系丝绳六尺。别削劲竹,为鞭箭,长六尺,有镞。度正中,施一竹臬(亦谓鞭子)。放时,以绳钩臬,系箭于竿,一人摇竿为势,一人持箭末激而发之。利在射高,中人如短兵。放火药箭,则如桦皮羽,以火药五两贯镞后,燔而发之。

  并杂药傅之,又施铁蒺藜八枚,各有逆须。放时,烧铁锥烙透,令焰出(火药法:用硫黄一斤四两,焰硝二斤半,粗炭末五两,沥青二两半,干漆二两半,捣为末;竹茹一两一分,麻茹一两一分,剪碎,用桐油、小油各二两半,蜡二两半,熔汁和之。外傅用纸十二两半,麻一十两,黄丹一两一分,炭末半斤,以沥青二两半,黄蜡二两半,熔汁和合,周涂之)。铁嘴火鹞,木身铁嘴,束杆草为尾,入火药于尾内。竹火鹞,编竹为疏眼笼,腹大口狭,形微修长。外糊纸数重,刷令黄色。入火药一斤,在内加小卵石,使其势重。束杆草三五斤为尾。二物与球同,若贼来攻城,皆以炮放之,燔贼积聚及惊队兵。

  与柜中相通。横筒首尾大,细尾开小窍,大如黍粒,首为圆口,径寸半。柜傍开

  前后贯二铜束约定。尾有横拐,拐前贯圆。入则用闲筒口,放时以杓自沙罗中挹油注柜窍中,及三斤许,筒首施火楼注火药于中,使然(发火用烙锥);入拶丝,放于横筒,令人自后抽杖,以力蹙之,油自火楼中出,皆成烈焰。其挹注有碗,有杓;贮油有沙罗;发火有锥;贮火有罐。有钩锥、通锥,以开通筒之壅;有铃以夹火;有烙铁以补漏(通柜筒有罅漏,以蜡油青补之。凡十二物,除锥铃烙铁汁,悉以铜为之)。一法:为一大卷筒,中央贯铜胡卢,下施双足,内有小筒相通(亦皆以筒为之),亦施拶丝杖,其放法准上。凡敌来攻城,在大壕内及傅城上颇众,势不能过,则先用藁为火牛缒城下,于踏空版内放猛火油,中人皆糜烂,水不能灭。若水战,则可烧浮桥、战舰,于上流放之。(先于上流簸糠秕熟草,以引其火)。

  钱三十片,和火药三四斤,裹竹为球,两头留竹寸许,球外加傅药(火药外傅药,

  以竹扇簸其烟焰,以薰灼敌人(放球者合甘草)。一说用干艾一石烧烟,亦可代球。右地听,于城内八方穴地如井,各深二丈,勿及泉。令听事聪审者,以新瓮自覆于井中,坐而听之。凡贼至,去城数百步内,有穴城凿地道者,皆声闻瓮中,可以辨方面远近。若审知其处,则凿地迎之,用薰灼法(法具霹雳球说)。

  灯搭子,蜡烛,桦烛,油,右常置城上,用以照夜,防贼攻城。锹,,铁铲,大斧,牛皮,石灰袋,右常置城上。锹、、铲、斧、牛皮以应缓急,石灰袋飘扬以害蚁附攻城人。以上并常用,更不图形。其他守城器械守城器械虽然种类繁多,但是就它们在守城战中的作用而言,大致可以分为反击式、侦听式、抵御式、撞击砸打式、烧灼式、灭火式等六大类器械。反击式守城器械主要有抛石机、床弩。侦听式守城器械在宋代称瓮听,在明代称地听,两者所用的基本方法相同:当敌军前来攻城时,城内的守军便在主要通道上挖掘地穴如井,可深至二丈,尔后用蒙有生牛皮的崭新而无裂缝的陶瓮覆于井口,命听觉灵敏的士兵轮流值班,以耳贴陶瓮,倾听有无异样声音。因为如果敌军要想挖掘地道攻城,那么就会产生因挖掘地道而造成的振动声音,守城士兵听到后,即报告值班官员,在相应的地段,采取防御和反击的措施。抵御式守城器械甚多,其中有张挂于垛口外侧的木幔、布幔、皮帘等,竖立于城墙上的竹立牌、木立牌、篦篱笆、皮竹笆、护城遮架等遮挡器械,以遮挡攻城敌军射来的箭镞和击砸的石块;有加强城门和城垛防御的插板、暗门、槎牌、塞门刀车、木女头和木女墙等,以便在城门、女墙被摧毁时,使用这些器械进行应急性的补救,阻止敌军从突破口冲入城内;有托阻敌军云梯近城的叉杆、抵篙等。

  撞击砸打式守城器械,有撞毁敌军云梯和尖头木驴的撞车和铁撞木,有击砸敌军人马和攻城器械的各种檑木(包括夜叉檑、砖檑、泥檑、木檑、车脚檑)、奈何木、坠石、狼牙拍等。

  烧灼式守城器械有铁火床、游火铁箱、行炉、猛火油柜、燕尾炬、飞炬、金火罐等,它们或以猛烈火焰、或以烧熔的铁汁烧灼敌军的人马和攻城器械。灭火式守城器械有水囊、水袋、麻搭、唧筒、溜筒等。它们的作用是在敌军焚烧城门、城楼时,将火浇灭。此外,还有一些特殊用途的守城器械,如钩取敌军士兵和器械的飞钩、铁提钩、绞车,供守城士兵上下城墙用的吊机、吊车、绳梯,抵御从地道中攻城的风扇车、土色毡帘等。除专用于守城的器械外,障碍器材也大多用于守备坚城和要塞。障碍器材有阻止敌军行动的铁蒺藜、拒马、鹿角木、〔chou抽〕蹄、地涩等(见图14)。铁蒺藜又名扎马钉,因其外形与蒺藜相似而得名。它有四个尖锐的刺锋,形如鸡爪,每个刺锋长四五厘米,中央有孔,可用绳穿联,以便携带和布撒。作战时,将其撒布在敌军必经之路和城郭周围的通道上,刺扎敌军人马。

  1扌刍蹄 2地涩 3陷马坑 4铁蒺藜 5铁菱角 6鹿角枪 7拒马木枪 8鹿角木

  拒马是一种可移动的木制障碍物。它用直径为二尺的大圆木为横杆,长短视需要而定。大圆木上作十字凿孔,安上数根一丈长的木杆,上端削尖,作为横杆的支架,设在城门、巷口和要道,阻止敌军人马的行动。鹿角木是选择坚硬木料制成的,上多枒叉尖刺,形同鹿角,长数尺,埋入地中一尺多,专刺敌军战马之足。汉代开始使用,后来称它为鹿砦〔zhai寨〕。扌刍蹄是先用四根直径为七寸的大方木制成方框,框上钉有许多逆须钉,尔后将其放在敌骑通向城郭的必经之路上,使敌骑触钉而倒。地涩是在一块木板上密钉许多刺钉的障碍器材,通常放在敌骑通向城郭的必经之路上,扎刺战马之足。明代中期以后,地雷和水雷等爆炸性器材,也大量用于城郭和要塞守备之中。在高大坚固的城郭面前,进攻者也并非无能为力。相反,中国古代的军事技术家,又制备了各种攻城器械。(4)攻城器械古代攻城器械虽然名目繁多,但是就其作用而言,可分为远距离攻击式、侦察瞭望式、接通式、遮挡式、抵近摧毁式、攀登式等六大类。远距离攻击式器械有抛石机、床弩与火攻器具等。它们可以在较远的距离上抛射石块、发射箭镞、放纵带有火攻之物的火禽、火兽,杀伤守城士兵、摧毁和焚烧城防设施,为攻城士兵打开通路。火器广泛使用后,便在攻城战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器具, 中国

本文链接:http://designmyth.com/gongchengzhanyi/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