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工程侦察群 >

决不放过一个嫌疑人——来自石家庄市公安局扫黑一线的报告

归档日期:12-04       文本归类:工程侦察群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石家庄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以下简称扫黑大队)在这里办案,常常24小时忙个不停。

  当我们大多数人准备休息,这里部署了数月的抓捕,可能马上就要出发;当清晨大家还没起床,他们的微信步数可能已过万。

  “基层有个别办案单位,反映线索少,我不赞同这种说法。”扫黑大队大队长刘海滨大手一挥。扫黑大队有两名研判员,专门负责案件信息的收集、整理,“涉黑涉恶案件,会有群众受威胁不敢报警的。”

  他们侦办的一起案件,就是研判员王怀亮从石家庄数年数以万计的报警中发现线索,最终梳理出并抓获一个涉案270余人的“地下出警队”团伙。

  刘海滨说,按照报警记录,一家饺子馆的小纠纷,居然到场百余人站脚助威,短时间内能纠集这么多人,这得是什么人?

  王怀亮根据这起案件的特点,发现全市数以万计的报警记录中,还有赞皇一工地、市区某物业公司纠纷等现场,也出现过百余人助威的场面。他把这条线索拿到了刘海滨的面前。

  通过交叉分析,扫黑大队从这些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案件中,发现了一些重合的嫌疑人。如果单从一起案件看,没有人受伤没有物品损坏,就是软暴力,现行法律很难处理这些人。但是把这些案子放到一起看,这就是团伙作案,是扫黑除恶要打击的违法犯罪之一。

  “其中有若干名嫌疑人,来自个别高校甚至中小学的未成年人。”刘海滨感慨,越来越职业化的“地下出警队”逐步发展到购置刀剑棍棒,按照纯“站脚”和“动手”发放不同标准酬金的地步。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最高法院相关负责人到石家庄调研,刘海滨汇报了这起案件的侦办过程,得到了相关负责人的肯定。2019年,相关部门出台的《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对扰乱生活秩序、扰乱社会秩序等过去无法处理的软暴力违法行为有了规定,让基层执法办案有法可依。

  扫黑大队办案的精准,常令同行称奇。有兄弟单位问刘海滨,为什么你们案子定了几个人,抓捕的时候就能到案几个?

  刘海滨又笑了,“嫌疑人不会蹲那儿等着,怎么来的?还不是队里齐心协力,把工作做到了位。”

  侦查组成员周乔拿出一沓A4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只有他自己能看懂的数字和名字,“这是其中一名涉案嫌疑人的联系人,但是,到底哪些人涉案,涉及哪起案,需要前侦工作中就要落实,为下一步的抓捕精确嫌疑人。”

  副大队长李永强讲述了这样一个抓捕画面:“9.30”专案,他和同事赵腾飞等几个人前往抓捕嫌疑人郝某,不确定嫌疑人所在楼和楼层房号,只能一栋栋找。

  没有电梯卡,赵腾飞先从1号楼开始找,一层层找,爬到30楼,又爬下来。王怀亮去了2号楼,下来汇报完,就躺在小区广场上大口喘气。

  刘海滨说,扫黑大队办的案子,不会漏过一个嫌疑人,一个嫌疑人身上不会漏过一起案子。

  在办理辛集一起涉黑案件时,主犯王某抱怨:“如果我是黑社会,那谁更是黑社会。我那车就是他烧的。”

  刘海滨听完这个信息,马上追问王某有没有证据。根据王某提供的信息,扫黑大队把李某列为重要线索,并由此揭开了一个涉案4亿元的村干部涉黑案。最终将李某抓获。

  不少涉黑案,都会面临这样的情况——黑社会头目对所指控案件推得干干净净,都谎称是手下所为。这就需要大量的证据来证实他在案件中所起到的作用。

  在侦查辛集赵某涉黑案中,前期侦查人员发现赵某手下一名主要嫌疑人A曾与一名女性M有密切联系,在调查这名女性身份时,警方意外发现,这名女性是该团伙另一名主要成员B的妻子。

  “审讯中,A拒不交代。我们谈了一次。”被誉为扫黑大队“第一审”的刘茂森亮出了“秘密武器”,“我跟嫌疑人说,既然坐到了这,我们手里就有料。M你熟是吧,你们的关系我们也掌握……”刘茂森回忆,说到这,当时A脸色就变了,接下来的审讯中很快被拿下。

  两个月前,赵腾飞的孩子得了轮状病毒感染,住院好几天。医院里,缴费、买饭、叫护士,都是赵腾飞妻子一个人,累急眼的她抱着孩子来到了扫黑大队办公点。把孩子放到办公室,说你不管,我也不管了!

  “当时楼道里就有同事喊,说腾飞的家属‘杀’过来了。作为队长,我也理亏啊。正琢磨着下楼调和一下。”刘海滨说,他追问事情处理的怎么样,腾飞却笑笑说没事儿了。

  扫黑大队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最长的一次出差45天。王怀亮曾因为侦办专案中严重睡眠不足、超强负荷,出现左耳暂时性失聪。

  某一专案中,王超负责的嫌疑人朱某,在石家庄长安区一家会所警觉到警方的行动,从会所的小门翻到了隔壁小区。

  王超在黑暗中看到一条黑影闪动,不确定是谁,下意识地跟过去一探究竟。前面的人越跑越快,王超越发确定。他来不及请示,不顾危险只身一人狂追不舍,一直把嫌疑人追到一堵墙面前,把他从墙头上一把薅下来。

  副大队长夏恒兵在侦办赞皇一起涉黑专案中,嫌疑人躲进了生活小区的6楼顶楼房间。该房间防盗门紧锁,屋子里有5个有吸毒史的嫌疑人。

  大家都在想怎么办?老夏观察到6楼的阳台窗户有条缝,他往手心里吐口唾沫,徒手从走廊爬进嫌疑人家的阳台,“挺冷的,大冬天,手摸到窗沿上,一会儿就没知觉了,得使劲抠着,一步步挪。”老夏笑着说,他挪了半小时,从里面打开门,让同事冲进来,把嫌疑人摁住才发现,枕头边有刀,桌子上有刚吸完的毒品。

  “个把月不回家,面临危险,在扫黑大队像吃饭一样平常。我们在坚持什么?”刘海滨俩手一摊,“就是漂漂亮亮办完每一起涉黑涉恶案件,让老百姓日子过得更太平。这也算点精神追求吧。”他笑着说,脸黝黑,眼睛挺亮。 (

本文链接:http://designmyth.com/gongchengzhenchaqun/881.html